【记者林佳蓉/嘉义报导】

  平凡的家庭主妇,如何成为众人爱戴的风云人物?陈青秀从环保工作起步,展开她的志工生涯,从什幺都不懂,到现在样样精通。热心公益的她,做任何事都要求自己做到最好,即使遭遇困难,她仍乐观积极地度过生命的每一天。

 活到老做到老 志工妈妈陈青秀 

陈青秀认为:「懂多少不重要,做多少才重要。」
记者林佳蓉/摄影
  

  现年55岁的陈青秀,22年前搬进嘉义市王田里,便拿起扫把、畚箕,从家门前清扫至民权路再折回家中。路过的居民皆用异样的眼光看她,认为她别有用心,认识她的人甚至觉得她「吃饱太闲」泼她冷水。陈青秀提到,有一次她清扫完申博即时返家,一位居民用不屑的语气对她说:「妳这样有扫乾净吗?还要拿抹布擦啊。」陈青秀不但没有生气,甚至用活泼的表情及笑容请对方「稍等」,她立刻回家拿抹布「彻底清洁」,对方反而不好意思地离开。「我不曾想过放弃,只想把事情做到最好,越困难的事我越想挑战。」陈青秀表示。另外,「扫地」也是陈青秀与居民建立友谊的方式,她每天清扫街道时,都会向路过的居民打招呼,即使遇到冷漠的人她仍以笑容回应。久而久之,便与附近居民培养出感情,原先讽刺她的居民也被她感动,一起投入清扫的行列。

   「扫地」只是一个开相关新闻始,陈青秀陆续推动垃圾分人气新闻类、垃圾不落地、厨余回收等环保措施,甚至把自家旁的空地当成垃圾分类场。她说:「发起人不能把垃圾丢在别人家门口,也不能丢在三不管地带,这样环境只会更加髒乱。」当时政府尚未提倡环保措施,因此陈青秀推动环保的过程遭遇不少困难。陈青秀实施垃圾不落地时,每天都在垃圾场「站岗」,但总有一包垃圾在半夜出现。为了这包垃圾,陈青秀等了16天,终于等到垃圾的「主人」,但她只告诉对方:「我等你等得好苦。」陈青秀仍面带笑容,以柔性的方式劝导,没有因此责骂对方,从此垃圾不落地便真正地落实。不过,陈青秀认为,厨余回收是环保措施中最难推行的部分。因为厨余油腻,居民较不愿处理,因此直到现在,陈青秀仍独自完成厨余回收的工作。她说:「我不希望其他人做这种比较髒的工作,这些我自己做就好了。」即使陈青秀推动环保的过程遭不少居民闲言闲语,但她仍微笑以对,没有因而放弃,「既然是自愿做的,就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只要是对的就要坚定地做下去。」陈青秀说。

  除了推行社区的环保工作,嘉义地区只要有志工的地方,几乎都有陈青秀的足迹。陈青秀曾担任国小的义工妈妈,嘉义市文化中心刚成立时,她便加入志工的行列,并获选为第一届的文化志工团长,也因此接触美工、手工艺、导览、烹饪等领域。久而久之,这些才能成为她的专业,使她走上讲师之路。「她就像一台万能的电脑,『女强人』这个词还不能显示她的才能。」王田里的居民江秀李如此形容她。一般人对于没有兴趣的事物会产生排斥心态,但陈青秀求知慾强,任何事情都会追根究底地了解,也因而学会许多不同领域的事物。不仅如此,陈青秀不怕失败,她会找出失败的原因,并从失败中学习。王田里居民陈瑞文说:「陈青秀是一个很热心的人,就像我们的地下里长一样。」陈青秀几乎不曾拒绝别人,只要别人提出的请求在她能力範围内,她都会二话不说立刻答应。这些「热心公益」的经历让陈青秀获奖无数,但她没有因此骄傲,服务社会的心态始终如一,「她不会因为自己能力强或得很多奖就嚣张起来。」江秀李说。陈青秀从不把奖状贴在家中任何地方,因为她认为做公益不是为了得奖,她只在乎自己做了多少。

  陈青秀把「做公益」当作事业经营,但她没有减少对家庭的付出,她的家人也都全心支持她投入社会服务。她说:「做志工最大的意义,就是先把家庭顾好再走出社会,不能本末倒置。」家人的肯定与支持是陈青秀最大的安慰,她表示,未来她仍会继续当志工、做公益,并持续地学习新的事物,直到体能无法负荷为止。
受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