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只马正妹「剪头髮剪到怀孕」

文/咪迷米蜜

有时候两性的问题,说穿了大概就是男、女之间的事情,看似很简单,但牵扯到人性时,就算是大白天打给老咪,真的也是很让我翻一个白眼听不下去。

那天打来的,是老咪的一个同学。说也奇怪,这位女同学「阿文」,身高150左右、体重40,算的上是一小只马,举手投足间说不上散发什幺感觉,总之,就是很能吸引男人的感觉,我都叫她「雌性捕蝇草」。

平时阿文是相当大牌的学生,老师点名绝对不到,各种理由踩时间点进教室,天天搭计程车上课,身上行头也不少,在学生时代,这样的人大概课外活动也是相当多彩多姿。

土包子老咪也不过是当时在她旁边的小跟班而已,但偏偏阿文的功课还是比较好,下课想念书,还被迟到的阿文拉去买早餐,日复一日下来,彼此很熟悉「早餐都吃什幺」,直到某天有点怪怪的状态出现了。

阿文一到学校餐厅,只说了一声「好饿哦!」对于体态娇小的她,怎幺吃都不会胖,所以老咪也就冷言说了一句「随便你点,反正你都不会胖。」于是阿文有别于平常的火腿蛋+中冰奶,那天又加点了一份薯饼(听起来好像也很普通)。

小只马正妹「剪头髮剪到怀孕」


▲平常只吃火腿蛋的阿文,突然又多点一份 /示意图/记者杨蕙绫摄

隔天,咱们一如往常的到早餐店,阿文看着高自己10颗头的菜单看板,转过头说「欸!我今天还想吃点别的!」于是点完火腿蛋、中冰奶后,又加了一份蛋饼,虽说这份蛋饼最后也没吃完,但整体而言算是吃得颇多的。

过了一个周末,又到上课日,老咪跟阿文又站在早餐店,这时阿文开口说,她除了平常点的东西之外,还想「再加一份萝蔔糕」,这时就有点不对劲了啊!连续好几天了,这样超乎平常的食量,让老咪回了一句「哇靠!妳最近真的挺会吃的。」眼角瞄到阿文的嘴边肉似乎也多了。

到了当週的周末,阿文突然传讯息给老咪,说自己感觉身体说不上来的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吃太多了,又是夏天大概冰吃多了,经期也都没有準时报到。

当时学生就是蠢啊!老咪也回「那就去妇产科看看啊!开个催经药什幺的。」

隔了两天,好奇的阿文跑到药局买了验孕棒,尿下去的瞬间竟然浮出「2条线」,当下立刻打给老咪,边笑边逞强说:「欸!X!我好像怀孕了!」所幸聪明的老咪,立刻跟老妈子一样,各种逼问最近阿文到底跟谁发生过关係?

阿文左思右想,想起自己上个月剪头髮完,因为时间已晚所以就跟髮型师在店里「聊了一下天」,这一聊不得了啊!阿文还懊恼的回「但只是在洞口,没有进去啊!还是有?我也忘了!」总之套套这种东西,当下是并不存在的。

老咪最后硬着头皮,陪着阿文去检查,果然已经2个月。医生说「食量突然变大,这就是原因啊!」只是碍于当时只是学生,无缘的孩子只能在阿文含着眼泪被麻醉之下,就先拿掉了。而这一场事件,大大的改变阿文往后的人生观。

小只马正妹「剪头髮剪到怀孕」


▲原来阿文食量增加是因为怀孕了 /示意图/达志影像


★图片为版权照片,由达志影像供《ETtoday新闻云》专用,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达志影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

还记得那天阿文手术结束后,老咪坐在外面听到「XXX的家属可以进去恢复室了。」走进去看到脸色苍白的阿文,她虚弱的说:「妳觉得宝宝会不会怪我啊?」当下老咪也只是安慰,「没事的,等以后还会有机会弥补的。」

两年后,老咪跟阿文去拜访一位通灵的老师。才一坐下,老师就对着阿文说「妳两年前有个当母亲的缘,但是没有成吧!」阿文脸瞬间都僵了。

老师接着露出慈祥的微笑,说道:「她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别再自责了,她已经原谅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