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纪婉婷/台北报导】「立翔,你觉得现在大门在哪里?有点难吗?那你听听看车声在哪里?」在五常国小里,一位小孩拿着手杖专心的聆听车潮声寻找大门的方向,一般人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的方向,却必须要依靠光影和声音来分辨

目前六岁的林立翔是先天性的视障患者,只能感觉到轻微的光影及色觉,今年将进五常国小就读。为了在未来上学不会受到行动限制,林立翔现在学习定向课程,了解如何从校门口抵达教室等地。台北市视障者家长协会定向老师江海青表示,定向学习对视障者而言是相当重要的,因为当孩子定向不好除非有其他同学陪同,不然很容易就坐在位子上不动。

在开始上定向课程之前,老师会先做视觉功能的评估以了解个别视力及其认知。江海青说,尤其像林立翔这样的孩子因为年纪还太小,对事物的认知也较为不足,如东西的大小、形状、方向等。但随着年龄增长,经验的累积也会帮助视障朋友对于事物的辨别能力。另外,手部也尚未发育完成,有些动作无法真的做到相当确实,但至少要知道如何做、懂得正确的观念。

「江爸爸说,手杖不可以乱挥,走路时要左右点。」林立翔在学习正确的手杖使用方法后,会在学校练习实际了解方位。江海青说,一开始先以简易的学校地图模型来让孩子触摸,了解学校大楼的方向及相对位置,之后慢慢学习如何利用太阳照射自己身上的热度,来判断太阳位置,理解方位。

因为还不能知道林立翔未来的教室到底是哪一间,所以正式开学前仍需要再上几个小时的定向课程,确定林立翔学会如何从任何地方回到自己位置。江海青表示,当孩子遇到不会走的时候,不要一下子告诉他答案,让他自己思考,对学习更有帮助。林立翔妈妈翁美红表示,江海青老师教学很有系统,现在立翔在熟悉的地方都能行动自如。但到陌生的环境还是会先介绍一下大至方位跟东西摆设,以「几点钟有什幺」的方式让林立翔记忆,避免跌倒的可能性。

因为其他孩子对视障的不了解,视障孩子在与其他小朋友相处时往往也会遇到问题,但林立翔是个早熟的孩子,让妈妈不会太担心。翁美红说,有一次带林立翔到附近的公园玩,就有几个小三左右的孩子围到立翔身边问他眼睛怎幺了,听完立翔回答是眼睛生病后,其他孩子开始唱歌并将歌词改为「你的眼睛生病了,好可怜。」因为想从旁观察孩子们的互动,翁美红和林立翔爸爸没有上前阻止孩子们。

但林立翔的反应却出乎爸妈的意料,林立翔笑着说,「哇!哥哥你好厉害,怎幺可以这幺快就编出一首歌呢?」。事后翁美红问林立翔被人家这样说会不会难过,林立翔说,「我应该要难过吗?我又不可怜,因为有这幺多人爱我,像爸爸妈妈就很爱我,还有有很多人没有爸爸妈妈不是吗?」翁美红说,他也不知道为什幺会生出看不见的孩子,但林立翔的成熟懂事和贴心带给他很多快乐,「所以我想,一定是上帝要把最好的礼物给我。」

延伸阅读:
台北市视障者家长协会
认识定向行动训练(爱盲基金会网站)
功能性视觉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