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小酒庄的五百年传承五星小酒庄的五百年传承  陈增涛

  团结就是力量。北罗纳河的三个小酒庄合作开发烤丘红酒重镇维也纳北边的葡萄园,十几二十年后声誉鹊起,合资公司“维也纳红酒(Les Vins de Vienne)”已蜕变成一个小酒商,自己葡萄园生产的红酒数量与销售相比已微不足道。

  “烤丘(Côte Rotie)的吉嘉酒庄和隐士山(Hermitage)的Chapoutier酒庄由自己的名酒带动,用自己的招牌经营用其他小酒庄酿製的红酒,是大型酒商,年销好几百万支的红酒,我总觉得他的招牌酒是好酒,但似乎失去了那种令人惊喜的成份。这就是小酒庄在成长中所丢掉的最重要的东西。”Chapoutier酒庄庄主米高最近还当选罗纳河谷葡萄园酒庄协会(Inter-Rhone)的主席,加上酒庄本身有一百多员工,公务缠身可想而知,相信他一早已经很难亲自酿酒了。由一个繁忙的老闆和另一个酿酒师一起酿造出来的红酒有多少个性的表现,可想而知。

  “经常听你说红酒是葡萄园风土的表现,一个好的酿酒师是把葡萄的品质潜力精采的在酿酒过程中表达出来。那有了好的葡萄园,请了好的酿酒师,不是就可以酿造出好酒了吗?”亚尔伯特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当一切经济挂帅,好酒也会很快失去了它的个性,很容易变成了贵重的可口可乐了。

  “好一段时间整个世界的红酒都“派克化”了。因为派克酒评的分数对销售有很大的冲击,所以大酒庄或酒商很介意派克的年度的酒评分数。派克相当忠于自己的口味,喜欢新橡木桶的浓厚云尼拿味道,喜欢酸度偏低的红酒,慢慢的,尤其是波尔多红酒,名酒为了继续得到派克的高分而不知觉的失去了它自己的独特性。当然小酒庄也受派克影响,但相对来说有更大的自主权,有更多空间创新。”

  “那你一定更喜欢小酒庄了?”

  “不一定。不过只酿造少量红酒的话更有机会保存酒庄的独特性。喜欢云尼拿是美国人的普遍现象,不过在派克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而已。我觉得如果中国的红酒市场分额超过美国的话,中国人写酒评必然是另一种风格,那时候就是红酒的派克时代的终结。”

  “北罗纳河谷也深受派克化的冲击?”

  “这里哥伦布布酒庄(Jean-Luc Colombo)的庄主也是酿酒师做酿酒谘询,也是一个中型酒商。他之于北罗纳河谷尤如罗兰(Michel Rolland)之于波尔多,他俩做酿酒谘询就是説明客户获得派克更高的酒评。不过派克已好几年不写罗纳河谷的酒评了,他的影响力也很快消失的。”
五星小酒庄的五百年传承
  “那北罗纳河谷有知名的小酒庄吗?”

  “差点没有想起。我们开车到隐士山对岸南边的小村Mauves走一趟。隐士山有鼎鼎大名的大酒庄Chapoutier,有钱买隐士山红酒的人都认识的Chave酒庄。据说酒庄家族从十五世纪开始就开始种植葡萄酿酒,五百年的传承。十年前酒庄也开始做些酒商生意,不过它的量很小。在Decanter红酒杂誌(醇鑒)的世界一百必尝名酒中,Chave酒庄的隐士山红酒排行第十呢。”

  不要说,亚尔伯特催我赶路了。